Wonderless

#盾冬#

“...Steve.”

“舍得回来了?”

Steve以为下一秒子弹会永远停止我的心脏,可他感受到的却是一个怀抱,虽然冰冷,在他的感觉中却比太阳更加炙热。

尽管金属手臂没有一丝温度。
尽管他手上还拿着枪。
但是

回来就好。

又涂了个跟媳妇一起的脑洞!就是大半夜的没咋认真画,要是哪天媳妇能这样穿着汉服来找我我也死而无憾了哭。。。

接着昨天滴


第二章 温暖的家

莫雨小跑着到弟弟的幼稚园,心想耽误了一点时间估计会被莫晴抱怨。熟门熟路地走到弟弟的教室,看见他还在兴致勃勃地跟其他父母迟来的小朋友玩积木,一边大声地嬉闹着。
突然,一个绑着羊角辫的女孩奇怪地看着猫头鹰挂钟,奶声奶气地说:
“妈妈今天好迟哦。”
一句话引起了小孩子们的共鸣,大家也纷纷说父母每次都很迟来接。
“阿晴,你姐姐今天还没来接你呢。”一个小男孩对着莫晴说。
“说的也是哦。”莫晴抬起头看了看窗外,“下雨了哎,说不定我姐姐没有带雨伞呢。”
“说起来,”另一个穿着黄色连衣裙的女孩子发话了,大家都纷纷看向她。
“为什么每次都是阿晴的姐姐来接你呢。”
“因为啊,”莫晴小心翼翼的把一个红色的三角形积木放到房子的支架上。“妈妈总是很忙,姐姐说妈妈工作很辛苦,就跟妈妈说换她回来接我。”
“哎------”大家都叫了起来。
“而且,家里的家务都是姐姐做的,姐姐还很会烧饭哦!当然我也会帮忙摆筷子和倒垃圾的。”
“阿晴姐姐好厉害的样子啊,我家哥哥就只会欺负我。”一个剃着板寸头的小男孩捧着脸说。
“嘿嘿。”莫晴有些不好意思。
莫雨站在窗外看着自己的弟弟,也不知不觉地笑了起来。
“晴!”她向着弟弟叫到。
“姐姐!!”莫晴丢下积木跟小朋友们告别
“下周见啦!”
回家的路上莫晴懂事地帮莫雨提了一个购物袋,随后莫雨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回家吧。”
“咪----”
“呜哇!!!!!!!!!!”莫晴夸张地指着趴在姐姐肩膀上的小猫大叫“小猫啊!!!!!!!好可爱!!!!!!!我们要养吗!!!!!!!”
“我也不知道呢,得问妈妈啊。”莫雨看着满眼星星的弟弟。
“妈妈今天回来吗!!”
“妈妈今天要加班呢,我们可以发彩信问她哦。”
“太好了!!!”莫晴欢呼起来,“快回家吧!!”
---到家---
“阿晴,拿抹布把玄关的水擦一下哦。”莫雨拿着汤匙从厨房探出个头来对正在客厅看动画的弟弟说。
“好-------”莫晴马上大声回答并且去拿了抹布。
莫雨重新把注意力转回到正在炖的鸡汤上。突然莫晴举着手机跑进厨房对莫雨说:
“姐姐,有短信来了。”
“谢谢,说不定是妈妈回复过来的呢。”
“真的吗!我也要看!”
“你看不懂的啦。”
莫雨解锁手机,点开短信查看,第一条竟然是玲朵的。
---明天不来的话我就冲到你家来把你打包绑走哦!! _> 我是认真的啊!!---
“真是的,玲朵那家伙。”莫雨自言自语地点开另外一条。
“玲朵怎么了吗!”莫晴扯着她的衣袖叫道。
“什么都没有!咦,果然有妈妈发过来的呢,是彩信哦。”
“给我看--------”
莫雨蹲下来,和弟弟一起看那张照片。
照片上是妈妈在工作的酒店的厨房掌勺,然后下面写着,可以养猫,如果他们能照顾得好的话。
“这是织子阿姨给妈妈拍的呢。而且妈妈说可以养猫。”
“太好了!”莫晴开心地大叫。
“但是得给他洗个澡才行。”莫雨也因为家里多了一个成员开心地笑起来。
'妈妈今天也不能回来吃饭呢。'莫雨搅动了一下锅里的汤。
“莫晴,把筷子摆出来吧,吃饭了哦。”
“好----”
莫雨洗好碗,擦了擦手到沙发上坐下休息,顺手把放在地上的书包拎起来拿出作业来写。她转头督促弟弟看完这一集就要去房间把书拿出来读。随后自己把耳机戴上,听莫扎特的小提琴曲。本来她自己就有在学小提琴,满级之后就没有去老师那里学了。本来小时候弟弟没出生的时候因为妈妈总是很忙她就只能天天拉琴,导致小学生毕业就因为练习十分充足把十级过掉了。但是弟弟出生之后她就更忙,因为那个男人,在那个家最需要他的时候,离开了。毫不犹豫地。
“等一下稍微练习一下吧,小提琴。”莫雨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姐姐要拉琴了吗?”莫晴抱了一叠图画书从房间走出来问道。
“嗯。”她扯下一只耳机应道。“是时候把这个爱好捡起来了。”
“我好像很少听姐姐拉过琴,”莫晴抬头看她,“但是妈妈说姐姐拉琴很好听,还拿过奖。”
“那我有空拉给你听。”
“嗯。”

莫雨伸了个懒腰。
“终于写完了。。。高中的作业量真是一下子就上来了。”一扭头,就看见莫晴趴在书上,发出了平稳的呼吸声。墙壁上的挂钟指针已经快指向十点了。
“嘿哟。”莫雨把弟弟抱起来,说:“有点重了呢,下次得叫他自己回房间睡觉了。”
刚关门上弟弟房间的门,就听见从玄关传出的关门声,一个长相清秀靓丽但却衣着朴素的妇女走了进来。
“妈妈。”莫雨迎上去接过妈妈手中的袋子。
“啊---好累。。。好饿。。。”莫茗薰瘫倒在沙发上小声抱怨道。
“我去热一下饭菜。”莫雨走进厨房。
“莫晴睡了吗?”莫茗薰把上半身探出沙发往儿子房间看了看。
“嗯。”
“你说带了一只小猫回来,在哪呢?”莫茗薰兴致勃勃地在屋里乱转。一下子就找到了在餐桌下面的小不点。
“好可爱哦!”她发出一声赞叹。
“但是还没来得及给他洗澡。”莫雨从厨房里端了饭菜出来,放在茶几上。
“好香啊~”莫茗薰赞叹一声又向自己的女儿眨了眨眼睛把汤匙放到她嘴边,“我们明天去买些东西吧?养猫要买好多东西呢~还要打疫苗什么的。”
“好啊,但是钱包。。。”莫雨经不住诱惑喝了口汤,说到。
“啊这个不用担心,”莫茗薰转身从包里拿出了一个信封。“工资到啦!”
莫茗薰工作的地方是个四星级酒店,那的工资也比较高,所以相比其它单亲家庭他们还是不用担心钱的问题。而且莫雨的爸爸,她的前夫会支付两个孩子的学费和每月五千的生活费。虽然
离婚了,但身为钢琴家的爸爸主动提出这些,莫茗薰也是一点都不担心他会矢言。
“都怪妈妈上个月买东西太夸张了!”莫雨皱起眉头。“说起来我明天要和玲朵去参加一个派对。”
“是吗?真罕见。”她将一块肉塞进嘴里,舔着筷子。“嘛,你也是一个花季少女嘛。去吧去吧。我还有点羡慕你呢。”
莫茗薰十九岁就生了莫雨,现在也才三十五岁而已,年轻的心态让她和莫雨的关系反而更像姐妹。
“现在就剩一个问题了。”莫茗薰看着小不点猫。“这小东西该叫什么名字好呢?”
“咪。”
---星期六早晨---
“莫晴你鞋子穿好了吗,我们要走了哦。”
“马上就好了!姐姐等等我!”
“外面很冷的,把围巾围上哦。”莫茗薰叮嘱道。
“好啦,那拜拜喽Cantor!”莫雨向玄关处的小不点猫说到。
“拜拜喽!C...Cant..”莫晴吃力的想正确叫出猫咪的新名字
“Cantor。”
一行三人向百货商店走去。

另一边
“马上就要到圣诞节了呢。”少年站在房间的窗子前喃喃。

依旧是之前画给媳妇的QAQ画的不好好想找个师傅傅来教啊。。。。。

写了个东西不晓得叫啥。。卟啦!!!


第一章 莫雨笙歌

天渐渐阴沉了下来,隐隐约约的雷声也由远即进地传来渐渐变得清晰。云朵堆积起来,像一张因痛苦而缩在一起的脸。
何莫雨坐在窗边一边听老师讲课一边瞄了一眼窗外。
'看来要下大雨了。'她在心里默默地寻找到超市最近的路程,弱弱的希望不要被淋成落汤鸡。
下课铃突兀地响起,教历史课的年轻男老师推了推眼镜,合上书本对下面一个个无聊地东倒西歪的学生们说: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顿了顿,又道:
" 今天好像会下大雨呢,大家要早点回家不要在外面过久逗留哦。"
从不拖课,温和体贴。这就是尽管课程很无聊,但学生却不排斥的原因。
何莫雨心想这才是合格的教师的样子。
随后她站起来,清声道:
"起立。"
将书本讲义整齐收拾到书包里,刚想转身便被拥到了个小小的,柔软的怀抱中。
随后甜美而活泼的声音响起:
"呐!小雨,我们一起回家吧!"
"玲朵。"
名字也和声音一样可爱。转过身,何莫雨捏了捏玲朵可爱的苹果脸,抱歉地笑道:
"对不起哦,今天妈妈要我去超市买食材,不能陪你一起走了。"
“哎。。。”玲朵撇了撇嘴角,随后轻叹了一口气,有些担心地看着莫雨:“呐,小雨,虽然我知道你很想帮阿姨忙,把家里的家务都揽在肩上。但是啊。。。你从来都没跟我们出去玩过啊。”
莫雨愣了愣,心中有些苦涩。“这也是没办法的嘛,家里还有个弟弟,不能让妈妈再辛苦了。”
“可是!”玲朵的娃娃音顿时变得不可抗拒起来。“你好歹是个在花季的高中女生哦!怎么可以整天闷在家里呢!”
“我。。。”
“就这么决定了,”玲朵瞪着莫雨说:“这周六,在蓝岸餐厅有个交友会,我想你能和我一起去。”
莫雨看着她强势的样子,嘴巴张了张,似乎还想说什么。
玲朵松开抓着她书包肩带的手,“你想想,你的好朋友,不可能一直都只有我一个人的。成绩不是全部,交际圈是很重要的。”
“。。。。。。好吧。”




“说好了哦!!星期六不来的话!我下个星期就不理你了!!”玲朵在校门口警告莫雨。“我会打无数个催魂电话来的哦!!”
“好好。。。”
汗颜地目送元气少女渐行渐远,莫雨转身抄近路前往超市。
“马上就要下雨了啊,得加快脚步了解。”黑色条纹的围巾随着少女紧凑的步伐轻快地跳动着。
叮-----------
“冰淇凌,鸡蛋,牛奶,苹果,酱油。。。”莫雨一边往弟弟莫晴的幼稚园赶去一边确认购物清单。
“嗒。”
“啊。”莫雨突然感觉鼻尖上一凉,抬头看了看阴沉的天空,果然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来了,并且雨势还在渐渐变大。
将购物袋换到另一只手上,从包里摸出一把浅蓝色的折叠伞。
“噗!”随着一声轻响,伞打开来并且被莫雨搭在了肩上。继续前进。
下一个拐角就是弟弟的幼儿园,莫雨正打算像往常一样等待红绿灯,却看见街边的小巷里,一只小小的猫咪钻了出来,冲她咪了一声。
猫咪的身体耳朵到眼睛的部分是黑色的但是鼻子到下巴和四个爪子却是白色的,像一个优雅的绅士一样。
“好可爱。”莫雨从书包里拿出一包牛肉干,本来是带给弟弟的,分给他一点也没事吧。
撕下一小条牛肉干,她蹲下来招呼猫咪。
小不点慢慢的蹭过来,闻了闻她手上的牛肉干,下一秒马上狼吞虎咽地吞进了嘴里,之后还意犹未尽地看着她。
“好小只。”莫雨慢慢笑了起来。
“唔。。。”对面的巷子里传来了一声像是人在呻吟的声音。
“嗯?”莫雨疑惑地抬头望去,却只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靠着墙瘫坐在地上。
“那里有个人。”她站起来,慢慢向巷子里走去。
走了几步,马上就看清了那个人,看体型,是年纪跟她差不多的男生。那个人的校服上满是污迹,甚至有些地方还有些许的血迹。
“血。”莫雨在那个人旁边蹲下来,用伞撑在他头上,腾出手来在书包里找手机。这种伤,还是叫救护车比较好吧。
正准备拨号的时候,一直瘫在地上的人突然抬起了手并且抓住了专注在手机上的莫雨的手腕。
莫雨吓了一跳,手机差点没有抓住。
“等一下。”有点沙哑的声音响起。
那个人抬起了头,莫雨意外地发现受伤的人了一张帅气的脸。
“请你不要叫救护车。”那人的脸上挤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莫雨看了他两秒,将手机放进包里。那人也松开手,说:
“谢谢。”
莫雨将购物袋放到地上较干的地方,把书包拿到腿上,从书包里又拿出了绷带,创可贴和创伤药膏。
少年奇怪的看着她,但是却马上听见了一声淡漠的命令。
“抬起手。”
见对方迟疑但还是乖乖地抬起手,莫雨又从包里拿出了一小瓶消毒酒精和棉签。开始动手帮他清理受伤的伤口。
少年看她这阵势,不禁笑了出来:
“同学,你是学校医务班的吗,嘶------”
话音刚落,手上就传来消毒酒精抹上的刺痛,看着对方淡漠娴熟地处理伤口。
“真是少见呢,随身带着这些东西的女生。”少年问道。
“因为,”一声不吭的女孩子突然开口了。“我弟弟,经常会摔跤受伤。”
“哦。。。我也有个妹妹呢。”少年微笑地看着她。
莫雨将创口贴贴在他的脸上。
这是最后的了。
“呼-----”莫雨如释负重的直起腰,把东西一一放进包里并提起地上的东西。她依旧将伞撑在男生的头顶上。
“你走吗。”
男生看了她几眼,似乎有些惊讶。
“走。”他笑了出来,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似乎有点吃力,但还是主动把伞接过来挡在两人的头顶上,小不点绅士也顺势挂在莫雨的肩膀上不肯下来了。
“你叫什么名字?”少年偏过头问。
“何莫雨。”
“哦,不错的名字啊。”到了小卖部前面,少年把伞还给莫雨,说:
“今天谢谢你了。我叫笙歌,夏笙歌。”
“嗯。”其实莫雨也不是很想知道他的名字,对于她来说,遇到这样的人跟平时遇到受伤的小动物没什么区别。
“我会报答你的。”少年说。嘴角勾出一个温暖的弧度。
“不用了。”莫雨转身,向弟弟幼儿园的方向走去。
她的背后,笙歌自言自语地望着她。
“好奇怪的女生啊。”顿了顿,又想“真是个温柔的人。”



跟cp一起开的脑洞画残了。。。